•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一生只要一次的激情

    发布时间:2020-10-04 00:01:18   

    这是我自身的实际经验!发生于于十年前老婆偷吃被我捉到那时,至于老婆

    发生的事有机会再说明。那时因为老婆的事情低落,原因不是因为老婆的外食,

    而是被动的老婆会主动制造机会的原因让我百思不得其解,当时约有十多天沉浸

    于这个困扰中,也因此沉默寡言。

    在此时一个女人介入我混乱的生活。我们认识了五、六年,她在一家寿险公

    司做保险经纪,年龄大我八岁。我们都是以姐弟相称,当时我三十二岁,她则是

    充满媚力的四十熟女,身材娇小但体态丰腴,有着傲人的E罩杯胸围,合身的穿

    着,总是把她的好身材表露无遗,有着水汪汪大眼的娃娃脸,所以怎么看都好像

    三十岁的轻熟女!

    双子座的个性,让她不时如同小女孩般的充满青春活力。和她认识是因为她

    业务上的需要,但先声明我可不是大户,只是一开始,她和我就特别有话说,一

    开始就十分热络,或许是她职业本能,和我的互动亲暱总让我有着无法言喻的感

    觉。

    每个月她都会例行性来公司拜访一两次,她总是像一只蝴蝶般到处和同仁打

    招唿,最后总是会待在我旁边闲话家长。到吃饭时间就拖着我要请吃饭,每次总

    是她付钱,到后来还以美食之名邀我到台中各大餐厅品尝美食!

    而每次的邀约,大姐的同仁都会一样的消失,成了她和我两个人的世界。而

    她的肢体语言,我已感受到她心里想的,她总是把握机会抱我,用胸部在我身上

    磨蹭,但碍于她和老婆及家人也都熟识,所以我也不敢有所行动,反而如同未经

    人事的小弟般让她一再挑弄。

    一直到老婆的事发生十天后,那天下午三点多大姐又到公司,同样的她在一

    番巡视后又回到我的身边,她发现我的异样,她藉口要等客户,到五点我要下班

    时,她藉口要我陪她到客户那,心想反正和老婆正冷战期,去走走也好!就坐上

    大姐的车。

    在车上一路闲聊,没发现她把车子开往了台中港的方向,到了当地的新X地

    餐厅。

    大姐停好车就笑着说:「小弟你心情不好,大姐请您吃饭,顺便将事情说给

    大姐听。」我没答腔,和她进入餐厅。坐下后谁知结果一下就上菜,原来大姐事

    先已订好了座!都是明虾、生蚝……等生勐食材,连红酒都有,她知道我滴酒不

    沾,便告诉我心情不好,喝一点会较放松。

    席间我将老婆的事约略说明,她没多表示意见,只是安慰呵护我要我宽心,

    并将话题转移到她身上,我才知道大姐也是早熟型的,十九岁就结婚,有三个小

    孩,连她已结扎都告诉了我。

    不知过了多久,离开餐厅时大姐说今天天气热,身上流了许多汗,想到汽车

    旅馆沖沖凉,此时,我已预期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当时心想,就看妳搞什么把

    戏?多年职场的历练,让眼前这个小女人披着令人无法看透的面纱。

    进入汽车旅馆一进入房门,我随意地躺在床上闭着眼,只听大姐关门上锁的

    声音后,就感到温热的嘴唇贴上我的嘴唇,夹杂饥渴吸吮和舌头的侵袭。她的手

    更直接伸入我的裤子里,但当她摸到我的老二时,动作却停下,只见她抬头望着

    我,欲言又止……后来她紧紧握着我的老二过了一会,才把玩着我早已硬到不行

    的阴茎。

    当她解开裤子,看了好久!(她奇怪的反应,在下面会揭开谜底)才把阴茎

    放入嘴里,一口就将龟头用湿热的嘴包覆着!一阵狂入侵勐攻,让我有点招架不

    住,还是头一次碰上这种阵仗!待我回神将她压在身下,拉开她的胸罩,没想到

    硕大的胸部却有着小巧粉嫩的乳头。

    我贪婪地玩弄着这上物,当我往下移动至腰部时,她翻身逃离了,开口道:

    「不行,全身臭味,我先去沖一下澡,小弟等我一下。」随即转身进入浴室。

    不知过了多久,浴室的门开了!印入眼帘的是包袱着浴巾的大姐,或许除了

    身上的束缚,也失去那层保护,昏暗的灯光中,隐约看见她脸散发出红晕,我起

    身将她拥入怀里,轻轻亲吻她耳垂,她不安的颤抖,而舌头却热烈地回应着。

    她身上的浴巾不知什么时候早已滑落,在昏暗的光线里,丰腴的女体完整呈

    现眼前,因为我的挑逗,她无力地摊在床上,为了消灭我一接触即发的慾火,我

    起身告诉她,我去沖澡。

    进入浴室,我听到她开启电视的声音,传来一阵淫秽的音频,随即听到她将

    声音关掉。当我拿毛巾擦拭时,听到电视被关掉了,过了一会,我走出浴室时,

    躺在床上的她盖着浴巾,闭着眼彷彿睡着了,但不安起伏的胸口却已招供!

    我慢慢地靠近,顺手将灯光调亮了点,她红透的脸颊更加清晰,童颜巨乳的

    躯体,再加上熟女的气息,让我不禁色慾熏心,抛开一切只想好好享受眼前这突

    来的温存。

    我侧身躺在她的右边,用心将她拥入怀里,轻轻的亲吻她,手也随之游走在

    她身上,慢慢地我将她身上的浴巾解开,手也趁虚而入四处探索,丰润的巨乳,

    随之而下,迎之而来的茂盛草原,浓密细润的耻毛,如同防护罩般覆盖着神秘的

    桃花源。

    我胸口感受到她随着我摸索起伏的心跳,当我靠近蜜穴时,她紧绷肢体;当

    我刻意避开时,若失望的喘息。

    我使了坏心眼,决定让她享受别有一番未尝的感受,我慢理丝条地探索,蜻

    蜓点水式的碰触、迂迴的挑逗,引爆她慾火,她不时发出娇媚喘息,而身体不安

    的颤动未曾间断。

    当我轻抚她的大腿内侧时,我在她耳边说:「把腿打开!」她摇摇头。我的

    手回应她,立即离开,让她再次失望,她生气的咬了我一口!

    我不理会她的抗议,但手则在臀部股间一直挑弄,我接近她的菊花时,发现

    她的蜜汁早已氾滥成灾,我在菊心轻轻抠弄着,手指浅浅进出,掌心隐约感觉到

    密集阴毛招唿着我。

    她的唇如饥民般吸吮着我的胸部,一次次无奈的嘆息,让我决定一偿她的心

    愿,我用手整个包覆着她的蜜穴,指尖似有若无地滑过,慢慢地指尖在穴口环绕

    着,指尖浅浅的探试,迎接而来的溃堤的蜜汁。

    我往下身体朝向圣地移动着,舌尖由奶头慢慢到达下腹时,茂密草原就已遍

    佈,当我俯身仔细一看,密密麻麻的阴毛,不见玉门所在!

    我用双手将阻挡的毛拨开,才见到神秘的蜜穴,没想到熟女的她却有着少女

    般粉嫩,而激怒的阴蒂凸出的招唤着我!我含着它一番吸吮与挑逗,大姐发出娇

    嗔,身体激烈地颤动,随后身子整个紧绷,她竟然已高潮!

    她口中不断地呢喃:「不行了……不行了……」我不理会她,继续抚弄着。

    后来她竟咬住了我的手臂,我才让她稍事休息,手掌紧贴着蜜穴,手指轻轻进出

    着,只是进出蜜穴时紧实的感觉,和她熟女的历练不太一样!

    渐渐地,她的身体又开始回应了,我趴下仔细端详蜜穴,轻轻拨开阴唇,手

    指进入试探,蜜穴里重重叠叠不见路,彷彿迷路了,当用两根手指时,只见她紧

    闭双眼,感觉有点痛苦……我心想,怎么会?

    我暂停了动作,称赞生了三个小孩的蜜穴还能如此紧实,她的回答让我迷团

    中得到了答案,也让我开启了接下来开天闢地之旅。

    她19岁就结婚,至今有过三个男人,第一个是老公,第二是公司的经理,

    第三个就是我!小孩都是用剖腹生产,所以她的蜜穴才紧实依然。

    但是她之前也经历过两个男人,怎么会如此?而进房时她奇怪的行径引起了

    我的好奇心,侧身躺在她身旁,随口试探她的性经验。

    她的回答终于让我了解为什么,没想到她前两个男人阳具都是精致型的,做

    爱方式也都是快餐型的,所以一般尺寸的我以及不同的做爱方式,才会让她感觉

    如此特别。

    可是没碰过别的男人,总看过A片,结果她老公看的都是西洋的,更惨的是

    她老公竟告诉她外国人才有的,一般国人尺寸圴如同他一般。好死不死,她第二

    个男人也同样如此,同样也是这套歪理,一再的巧合,造就她错误的认知!

    当下我不知该如何回应她,唯有用行动告诉她事实和她了解的落差,我翻身

    趴到她身上,嘴巴含着乳头,右手勐烈地挑逗着蜜穴,她有点不知所措的胡言乱

    语,慢慢娇嗔的呢喃。

    我慢慢将阴茎抵着她的蜜穴磨擦着,当老二抵住穴口时,我沉下身让阴茎进

    入蜜穴,当龟头进入时感觉有点吃力,而她也不时深唿吸……

    我慢慢抽送,藉由蜜汁慢慢深入,终于整根进入,我抱着她静静不动,用心

    感受身在温柔乡的阴茎传来的快感,重重叠叠的肉感,此时紧紧束缚。过了一会

    儿,一阵阵的吸吮着,让我不禁赞叹如此名器,有幸一见真是天掉下的好运。

    我亲吻她时,发现她眼角有着泪光,我怜惜的问她:「怎么了?会痛吗?」

    她摇摇头,笑了笑抱紧我。

    一阵爱抚后,她臀部渐渐挺抵着,我回应她慢慢抽送,并加大抽送的动作,

    也加大冲撞的力道,而她随着我的冲击,两只手紧紧掐住了我的背。

    而进出她蜜穴的快感,让我沉溺于此时肉慾的感官刺激,忽浅忽深的抽送,

    忽轻忽重的冲撞,让她的爱液早已氾滥成灾,而密实的阴穴也响起了一阵阵汁液

    淫声。

    她身体的回应越来越快,我知道她要高潮了,于是加速了速度,也加大磨擦

    的力道。忽然她全身紧绷,臀部往上将我整个人顶了起来,我勐烈抽送,接着她

    开张双腿,彷彿要我再快、再大力……

    我不经意的叫:「我要干死妳!」她回应我:「干死我!小弟干死我……」

    她更狂烈地用肢体回应我。

    终于龟头传来一阵酥麻的快感,我叫着:「我要射了……」移动身子要抽离

    时,她却两只手捉住我的臀部。不管,我将一股精液全部射进她的蜜穴,此时阴

    道里一阵激烈的吸吮,她整个人摊开,闭着双眼……

    过了一会儿,她开张了眼,腼腆的笑说:「我差点死了……」

    一起进入浴室沖完澡,回到床上,大姐的手从未离开我的阴茎。我不知不觉

    睡了,不知睡了多久,是在阴茎传来的快感中醒来……

    而当天汽车旅馆的休息也变成了住宿,她早已打电话回家安排好……至于当

    晚快乐之行,后来让我有点吃不消,还好之前禁慾够久!

    这段关系维持了一年多,这一年多我们在一起时,做爱的时间约佔了七成,

    从车震、梧栖渔港防风林、火车上……很想和大家分享,只是最近工作时间负担

    大,而且和老婆关系降到冰点也没心情。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