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人妻交换
  • 最新排行

    邻居冯太太

    发布时间:2020-10-06 00:00:58   

    去年年底,我和冯太太成了邻居,我所住的那层楼只有我和她两个单位。

    冯先生因为生意上的原因经常都要离开香港

    初时倒是逢星期天都有回来。后来由于

    意忙碌,一个月都沒有回来一次。冯太太的女儿托人照顾,自己很清閑。有时闷

    慌,就过来来找我聊天。所以我和她之间便顺理成章地发生了一段不寻常的情缘。

     冯太太还不到三十岁,出嫁之前也曾在女子书院读到中学,言词的方面跟我很:

    谈得来。她曾说过,她和我倾谈时比和她老公说话还要投契一点。初时我们之间也"

    只研讨一些学英语方面的话题,可后来因为太熟落了,也就慢慢谈得比较广泛了。

    冯太太虽只及中人之姿,不过模样儿还端正,而且手脚细嫩小巧,令我看起来

    都觉得顺眼。因为大家只是相邻于楼上楼下,所以冯太太过来时,衣着也很顺便。

    有时甚至穿着睡衣,加上谈话时又坐得近,冯太太若稳若现的肉体往往惹我想入非,

    非。有一次竟情不自禁地把双眼色迷迷地盯着她半裸酥胸上那一道诱人的乳沟。冯

    太太虽然也察觉了,但她却也并不以为意,仍然若无其事地和我继续谈笑风生。

    此后,我和冯太太谈笑的话题日渐无拘无束,虽然有时提到一些有关两性之间

    的事情,冯太太会说她脸都发烧了,不过她也仍然肯和我说下去。而我和她之间虽

    然口不遮拦,却从来沒有动手动脚的。因为我觉得可以和人家的太太这样程度地倾

    谈,已经是很有趣,很满足的了。

    今年夏初的一天,冯太太又过来找我聊天。因为天气已经渐渐热了,冯太太太

    只穿着一套单薄的短袖露膝睡衣,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冯太太露出她的小腿和手臂

    不禁望多一眼。冯太太娇地笑道:「怎么啦!沒见过女人吗」

    我也打趣道:「不是沒见过女人,而是沒见过美人。」

    冯太太说道:「卖口乖,我又不是十八姑娘,还叫美人」

    冯太太翻着桌子上一本「花花公子」杂志说道:「外国的女孩子真豪放,够

    量影出这种光脱脱的像登出来。」

    我笑道:「冯太太身材保持得这么好,如果拍下了像片,一定也很上镜。」

    冯太太笑道:「別说笑了,我几年前倒是好想照一些青春一点的照片留作纪念

    ,可惜沒有人来帮我影。」

    我说道:「现在影都不迟呀!我有即影即有的像机,我来帮你影好吗」

    冯太太道:「好是好,不过怎么影呢」

    我说道:「你今天这样穿着很动人,就这样拍摄一张都好自然嘛!」

    冯太太微笑不答话,我立即找出像机,装上菲林。冯太太笑问:「我只穿着睡

    衣,怎么拍摄好呢」

    我说道:「穿睡衣当然在床上影,你上床去,听我的吩咐摆姿势。

    冯太太果然听话地爬到我床上,我让她斜依在棉被上,双腿微屈。闪灯一亮,"

    照片弹了出来。我和冯太太一起坐在床沿等着照片显像,不一会儿,冯太太太美人

    春睡的姿态慢慢地在照片中显露出来。的确是一张很美的像片,冯太太也觉得很满

    意。于是我又着冯太太以不同的姿势又影了两张。在帮她摆姿势时,我的手不止摸

    到了冯太太的手臂和小腿,也触到了她的乳房。冯太太只是对我微笑,像洋娃娃一

    样任我摆佈。不过我也是适可而止,并未敢太过飞擒大咬。

    影完之后我对冯太太说:「这么好的身段,如果穿少一点,影出来一定更动人

    。不过我看似乎不太方便,还是算了吧!

     沒料到冯太太却大方地对我说:「你大概是想帮我拍裸体像啦!怎么不敢大胆

    说出来呢不要紧呀!我可以大大方方让你拍摄嘛!」

       

                    我心里暗暗欢喜,嘴里却说道:「那你就穿着三点式的泳衣再拍摄吧!」

                   

                     冯太太笑道:「我今天匆匆下楼,身上只穿着睡衣,里面可是真空的了。」

                

                  我无可奈何地说道:「那就改天再影好啦 !」

    冯太太爽快地说道:「既然要影裸照,我就索性剥光猪让你影嘛!不过你可不)

    要在拍照的时候冲动起来,忍不住就把我给欺侮了。」

    那可不会,虽然我对你很仰慕,但是如果不是你同意,我绝对不敢冒犯呀!」

    「那好吧!我就试一试你的定力。看看你是不是真的可以柳下惠坐怀不乱呀!

    」冯太太嫣然一笑,竟开始解开上衣的钮扣,就要把衣服脱下来。

    我连忙阻止她道:「冯太太你慢慢脱。我想将你脱衣的过程全部影下来。」

    于是冯太太敞开上衣,让我影了一幅酥胸半露的半身像。又把上衣脱去,让一

    对白嫩的豪乳完全暴露,我看准机会为她拍了一张连人带乳的大特写。冯太太转个

    身子继续把仅馀的一条睡裤脱下,当我影下冯太太全裸的背影时,冯太太已经缓缓

    地转过身子,将一副晶莹嫩白的裸体坦荡荡地对着我。

    这时我只顾欣赏着冯太太胸前那一对细嫩的奶子和小肚子下面那一处毛茸茸的-

    三角地带,却忘记摄影了。同时底下的阴茎也勃然而硬起来,将我的裤子像撑伞一

    般地顶起了。冯太太娇笑道:「你怎么啦!未见过女人吗你先帮我拍照呀!」

    我顿然醒觉过来,连忙拿起像机。冯太太摆出好几个风骚的姿态,一合菲林不

    知不觉间已经用完了。冯太太躺在我床上伸了个懒腰道:「好累哦!让我在你床上

    躺一阵子再起来好吗」

    我放下像机,坐到床沿对冯太太说道:「不如我来帮你按摩好吗

    冯太太向我抛了个媚眼儿说道:「好呀!你懂得按摩吗」

    我笑道:「试试看吧,可能不太高明。」

    冯太太转过身伏在床上,回过头来望着我那凸起的裤子瞇嘴笑道:「看你那里

    ,一定谷得很辛苦。为什么不也把衣服脱下来呢」

    我听了立刻把上衣和外裤都脱去只剩下一条内裤。就要爬上床去,冯太太嘻嘻

    笑着说道:「你呀!我全身都给你看清光了,你还怕我看到你的吗

    于是我不好意思地把底裤也脱去,赤条条的爬到床上去,坐到冯太太的身边,

    伸手在她背嵴上按摩起来,我将以前按摩女郎为我做过的手法照施在冯太太身上,

    冯太太嘴里不住地叫着舒服和称赞我好手势。我双手由冯太太的脖子做到肩膊,一-

    直摸到细腰隆臀。又顺着她嫩白的粉腿摸向她那一双玲珑的小脚。冯太太的小脚柔

    若无骨,我不禁把她捧起来吻了一吻

    冯太太肉痒地翻过身子,一对媚眼儿瞄着我低声道:「你真的这么喜欢我」

    . I( O$ [, A6 R* t

    我把她的小脚端在怀里说道:「那还用说,不过,你都已经是冯太太了,我喜

    欢又有什么用呢

    冯太太俏皮地用她的小脚儿夹着我粗硬的大阳具笑道:「不要紧的,我们可

    偷情呀!我老公一个月都给不了我一次,我有很多时间可以陪你玩啊!」,

    8 j9 ~" _, Z" H3 K5 O9 ]

    我望着冯太太娇媚泛红的脸蛋,心里涌上一阵肉慾的冲动。我不禁扑上去搂住

    冯太太赤裸的肉体,嘴唇贴到她香腮上美美一吻。冯太太也把嘴凑过来和我亲吻。

    两条舌头儿灵活地交卷着,彼此都很冲动。冯太太分开一对嫩白的粉腿,倒勾着我

    的大腿。娇喘地说道:「入•••入来吧!」

    「你不是怕我欺侮你吗」我虽然很喜悦,却故意发问。

    ! U0 R& S7 a: _4 C; a

    「坏死了你!就算我心甘情愿让你欺侮罢了,你快点给我吧!」冯太太娇羞地

    把头埋进我的怀里,低声地说道。

    我扭动着腰部,将硬梆梆的阴茎抵在冯太太的阴户。冯太太也伸手过来捏着我

    的龟头带向她的阴道口。我的臀部一沈,让龟头进入冯太太的阴道里。冯太太把

    手移开,让我的阴茎整条进入她的阴户中。冯太太嘘了一口气,两条手臂紧紧地抱

    住我。这时我侵入冯太太肉体里的阴茎也觉得温软舒适,煞是好过。

    冯太太的阴户有节奏地吮吸着我的阴茎,我也开始把阴茎在她那里一进一出地

    抽送起来。冯太太舒服地哼着,后来就大声地呻叫起来,底下也流出好些水来。

    更卖力地抽送着。一会儿,我说道:「冯太太,我就要射出来了。不如抽出来吧

    冯太太娇喘着说道:「你放心射进去吧!我刚刚来过月经,不怕会怀孕的。」

    我受了冯太太的鼓励,益发更加冲动。打了一个冷颤,便肆无忌惮地在冯太太.

    的肉体内发射了。冯太太的四肢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搂住我的身躯,底下的肉洞

    像鱼嘴般一慑一慑地吮吸我那逐渐软下去的阴茎

    良久,冯太太才放开手脚让我从她肉体上爬起来。我懒洋洋地仰天躺在床上,

    冯太太用手摀住刚刚被我灌满精液的阴户下床走到浴室去。过了一会儿,冯太太拿

    着热毛巾出来为我清洁软小了的阴茎,然后温柔地躺到我身边。我伸手到她酥胸玩

    摸她的乳房。刚才顾着让我的阴茎在冯太太的阴户里狂抽勐插,一直沒留意冯太

    美丽的酥胸。这时候才注意到冯太太的奶子虽然不算巨大,不过也很诱人,因为

    有给她女儿餵过奶,所以保持的很好。我用手指轻轻地拨弄冯太太嫩白的乳房上

    缀着两颗细细粒的鲜红色的奶头,冯太太双目含情脉脉地望着我媚笑。也用手握着

    我软小的阴茎轻轻捏弄着。我笑问:「冯太太,刚才舒服吗」

    冯太太笑着答道:「好舒服!你呢」

    我轻轻抚摸着冯太太的奶儿,用手指撩拨她的乳尖,说道:「我也好舒服呀!

    真多谢你,肯把这么可爱的肉体让我享受哦!」

    , _3 D, z1 @3 `0 @  i

    「我早就想和你玩了,不过未有机会罢了。」冯太太轻抚着我的软棉棉阴茎又

    接着说道:「喂!你这条东西有沒有试过让女人用嘴吸过」

    我说:「沒有呀!我都好想,不过我太太都不肯,我沒办法说服她呀!」

    冯太太说:「那我来为你服务吧!」

    说着就把头伸到我底下,轻启小口将我的阴茎整条含入小嘴里。然后用条舌头

    搅动着龟头。我被她捲了两卷,软小的阴茎又硬了起来,塞满了冯太太的小嘴。我

    也伸手到冯太太的阴户,把手指伸入她的阴道里挖弄。不一会儿,便挖出一些水来

    。我低声对冯太太说:「我们再玩一次好吗

    冯太太吐出我的阴茎道:「好哇!不过这次换我在上面玩你。

    说罢即骑到我身上,用手把我那粗硬的大阳具扶进她的阴道里上下套弄起来,

    我也伸手去玩捏她那一对结实的粉乳。玩了一阵子,冯太太阴水浇落我的龟头,肉'

    身无力地伏到我身上。我亲了亲冯太太的粉面说道:「辛苦你了,还是让我来弄你

    吧!

    冯太太笑道:「好哇!我猫在床上让你从后面搞进来。」

    说着就伏在床上昂起大屁股,把个湿润的阴户迎着我。我也跪到她后面,把

    硬的大阳具对着冯太太半开的肉洞儿盡根送入。双手就伸到冯太太的酥胸摸捏她的!

    奶子。冯太太的阴道里继续分泌出许多阴水,使得我抽送时发出「渍渍」的声响

    冯太太也忍不住「哎呀」「哎哟!」地叫过不休。我因为刚刚射过一次,所以这次

    特別持久。玩了一会儿,我又让冯太太双足垂下躺在床沿,然后骑在她大腿上弄

    后来又把她的两条粉腿左右分开高高举起,再从正面长驱直入,直捣冯太太阴道

    深处。这下子可把冯太太奸得手脚冰凉,浑身颤抖着叫不出声,我双手捉住冯太太

    一对白嫩的小脚入,粗硬的肉棒奋力朝她滋润的阴户里抽送了几十个来回,终于也

    畅快地在冯太太阴道的深处喷入了

    说也奇怪,这一回做完我反而精神沂沂。我仍然让阴茎塞住冯太太的阴道口,

    手捧着冯太太的臀部把她软绵绵的娇躯抱起来走进洗手间。冯太太打起精神从我身

    上滑了下来,只见白花花的精液从她阴户的肉缝里流出来,顺着她的大腿向下淌下

    去。我们沖洗过后,一起赤裸裸地从浴室走出来。互相拥抱着在床上温存了一会儿

    。为了避人耳目,冯太太不敢睡在我这里。趁还不太晚,便穿好衣服,梳理了秀,与我吻別上楼去了。

    第二天,冯太太在电话里告诉我,说我们这次玩得真是开心,她说她跟老公都

    从来沒有这么豪放不拘地狂欢过。我笑问:「那你老公是怎样和你相好的呢」

    冯太太说:「我老公那条东西倒是比你粗大,不过沒你的坚硬。他要我的时候

    ,就立刻脱我的裤子插进来,不过往往当我还未够时,他都已经完了。我要替他用

    口来,他就鬧我淫贱不卫生。我真给他气坏。」

    我插嘴说道:「不过我看得出你老公很疼爱你哦,连女儿都托人照顾,不想你

    操劳嘛!每次归家,也总是大包细包的帮你带东西回来呀!」:

    冯太太道:「那倒是的,每当我身体有什么不舒服,他也是呵护备之。可惜美

    满中往往会有不足,我老公生意一忙起来,就什么都顾不了,而且在性的方面他的

    确使我很失望。有时简直是有苦无处诉。

    说到这里冯太太轻轻嘆了口气。我安慰她道:「冯太太,既然你有个好家庭,

    有一个关心你的丈夫。还是好好维持下去吧!至于性的方面,既然我们曾经互相拥

    有过,日后如果你有需要,我还是很乐意陪你玩的。不过我们最好在外面找地方

    会。以免被你老公知道,家庭起风波。」

    冯太太在电话里柔情地说道:「难得你也这么替我着想,只要你不对我始乱

    弃,在你我一起的时候,我一定任你爱怎样玩我都行。」

    这一次电话说了很久,我和冯太太像初恋的情侣一般惺惺相惜。我们最后还约)

    定明天下午三点钟在尖东的「豪宛別墅」幽会

    次日下午,我一早定好了房间,刚在床上坐下时,冯太太已经低着头走进来了3

    ,我连忙起来迎她进来,拴上房门之后,我就搂住冯太太亲了亲她的脸蛋。冯太太

    粉面通红的说道:「羞死人了,你约人家到这种地方。我差点儿不敢走进来。」

    我说道:「现在不要紧了,这儿是我们的二人世界,我属于你,你属于我。

    来帮你脱衣服吧。

    因为在一种新的环境中,冯太太并不像那天在我房间里那么大方了,她有点畏

    缩地任我慢慢的脱去身上一件一件的衣服鞋袜直至一丝不挂。冯太太羞答答地说道

    :「我也来帮你宽衣好吗」)

    我未等她动手,就三两下手脱个精赤熘光,然后抱起粉团般的冯太太进入浴室

    里。这里的一切设备都十分豪华和现代化,浴室里设有一个喷射水力按摩的浴缸。:

    我抱着冯太太坐下去开动了开关,浴缸里即刻射出几股水流在我们身旁翻磙。冯太

    太好奇地搂住我说道:「这浴缸好有趣哦!有一股水流钻入我底下了。」

    我笑道:「冯太太,你让这里的水给强姦了。」

    冯太太在我的腮边拧了一下道:「死东西,不要再叫我冯太太啦!我心里老是

    有丈夫的阴影,怎能跟你玩得开心呢」

    我抚摸着她的乳房笑道:「冯先生沒时间,我来替他安慰一下寂寞的娇妻呀!

    你把我当成你的老公的替身不就行了嘛!」

    俩人在浴缸里一面享受摩登科枝的成果,一面打情骂俏的过了一会儿。这时水:

    流的喷射停止了,浴缸中的水位迅速的降低了,水退盡时,若大的浴缸里只留下

    和冯太太两个赤裸裸的肉体。我用手在冯太太的阴户一捞笑道:「刚才舒服吗」

    冯太太也握着我已经粗硬的大阳具笑道:「你都舒服啦,不然怎么这么硬。」

    这时浴缸里又冒出水来了,转眼间又到了刚才的水位。原来是换水了。冯太太)

    贊嘆地说道:「自动化的,真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