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当前位置
  • 首页
  • 激情文学
  • 最新排行

    艳兽都市112

    发布时间:2020-11-10 00:01:09   

    第一集  第一章

    午夜十二点,有“不夜城”之称的中京城灯火通明,正是热鬧的时刻。

    市区中心地带摩天大楼林立,各种款式的气埝车、气埝摩托车在街道上飞驰,令人眼花缭乱。

    朴永昌驾着一辆小型进口气埝车,穿梭在车阵中,沿着夜色下的长街向前驶去。

    他今年三十五岁,朝鲜族人氏,是中京警局的高级警司,最近调入“扫黑组”,专门负责打击黑社会势力。

    今晚警方收到缐报,全城最大的两个黑社会组织“盛和会”与“镰刀帮”准备秘密进行有关基因违禁品的非法交易,涉及高达一亿亚元的巨资。最高警务处长已经下达命令,要不惜一切代价“人赃并获”,以挖出这两大组织的幕后首脑。

    此次围捕行动的总指挥官就是朴永昌!他已派出至少上百名便衣警力,提前埋伏在双方交易地点周围,就等着鱼儿游入陷阱后,将之一网打盡!

    “洪记者,今晚的行动会很危险,你最好还是別冒这个险,就在这附近下车吧!”

    朴永昌一边驾驶着气埝车一边转过头,对坐在副驾驶座上的一个年轻人说道。

    这年轻人身穿休閑夹克,脸颊瘦长,眉毛浓黑,双眼闪烁着狡黠的光芒,闻言竖起一根手指摇了摇,笑眯眯地说:“朴警司,越是危险的行动,往往越有新闻价值,我是绝对不会打退堂鼓的!”

    朴永昌沈声道:“好吧,但你一定要服从我的指挥,任何情况下都不得擅自离开我,OK”

    “Yes,sir!”

    年轻人滑稽地举手敬了个礼,神色十分轻佻。

    他名叫洪岩,是官方网络媒体“中京在缐”的特约记者,负责跑涉及重大案件的社会新闻,近几个月经常跟警方打交道:曾经在报导中吹捧过警务处长等高层,双方的关系一向良好。

    此次警方的行动属于高度机密,按照惯例,原本并不会邀请新闻媒体跟踪报导,仅会在行动结束后,才视情况决定是否召开记者会宣布消息。但在半个锺头前,朴永昌却接到上司的命令,破天荒地要求他带上洪岩一同前往,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盡量提供各种情报,让这位记者及时、准确地做出现场报导。

    这无疑是个相当麻烦的任务,朴永昌十分不情愿,但又不能违抗上司的命令,只好勉爲其难地答应下来。

    “A组唿叫组长,一号目标已经出现,正沿平安街移动。”

    藏在耳后的微型耳机突然传出下属的声音,朴永昌忙将气埝车驶到路边停下,沈稳地用暗语发出命令。

    “密切监视,注意不要惊动目标。”

    “收到。”

    坐在旁边的洪岩饶有兴趣地盯着他,问道:“朴警司在说什麽呢是不是行动已经开始啦”

    “还沒正式开始!”

    朴永昌简短地答了一句,也不多加解释,自顾自地向几个小组发出一连串命令,有条不紊地指挥了起来。

    洪岩起先还留意倾听,但因爲听不懂暗语,片刻后就觉得索然无味,于是把目光投向车外,欣赏着夜色下的街景。

    虽然核战曾令中京城受到严重破坏,至今还有不少地方是一片废墟,但战争过后的修复速度快得惊人,仅仅几年的时间,城市中心地带和新城发展区都已恢复往日的盛况,到处是灯红酒绿、纸醉金迷的繁华景象。

    两旁的人行道上站着不少浓妆艳抹的女郎,穿着极其暴露的衣服,向过往的车辆和行人大抛媚眼。她们是来自世界各地的妓女,各种肤色、各个民族都有,每晚三五成群在街头游荡,靠出卖肉体谋取生计。

    洪岩看得眉飞色舞,口中喃喃自语,对每个经过的女郎品头论足,一副标准的色鬼模样。

    朴永昌听到后,厌恶地皱起眉头,突然又心念一转,暗想:如果能借此引开这位好色记者的注意力,自己就不必费心费力照顾他了。

    “洪记者对这些流莺很有兴趣吗”朴永昌露出男人特有的会心微笑,悄声道:“反正我们还要等很久才会正式行动,你要是觉得待在这里很闷,不如先去找点乐子吧,时间到了我再通知你。”

    这时代卖淫已经成爲合法职业,只要是自愿卖淫,完全可以理直气壮地自称“性工作者”,也是光荣的纳税人。

    “好啊,那我就不客气了!”

    洪岩大喜,迫不及待地摇下车窗,将头探出窗外吹了一声口哨。

    正在附近徘徊的五、六个美丽女郎闻声走了过来,一个个都迈着模特儿步伐,脸上堆满职业笑容。

    洪岩色眯眯道:“朴警司,你说她们哪一个比较好咱们兄弟一人挑一个好了,我请客!”

    朴永昌有些哭笑不得,正想婉言拒绝,突然浑身一震,目光愕然盯住其中一个女郎,仿佛看到什麽不可思议的情景。

    洪岩敏锐地察觉到他脸色有异,顺着他的视缐望去,只见那女郎烫着一头波浪卷发,身材极其高挑,比其他人至少高出一个头,上身只穿着一件非常暴露的黑色皮质背心,下身穿的是豹纹皮质长裤,足踏一双高跟皮靴,打扮得很有日式SM的风格。

    这女郎原本正微笑着向气埝车走来,但走近几步看到驾驶座上的朴永昌后,似乎也怔了一怔,表情有些不自然,但马上就恢复常态。

    “哇,好一个高妹!”洪岩脱口而出:“朴警司,这个妞好像很棒喔……”

    话还沒说完,朴永昌突然打断:“这叫很棒我说洪记者,你的审美观也太差了吧!这个妞只不过个头高一点而已,容貌和气质都很一般。你看她的妆化得那麽浓,五官都快看不见啦……啧啧啧,完全是靠脂粉打扮出来的,搞不好已经是半老徐娘,卸妆以后说不定会吓死你啦!”

    “呃……说得也是!”

    洪岩若有所思地点点头。的确,路灯下看来,这个高挑女郎妆化得最浓,嘴唇涂得太红,眼影也打得过深,让她看上去有一种掩饰不住的颓废感。

    “我建议你还是换一个吧!”

    朴永昌似乎很不想见到这个女郎,也不等洪岩答话就抢着打开车门,对着所有女郎挥了挥手,示意她们走开。

    女郎们都发出失望的嘀咕声,转过身懒洋洋地走开。

    洪岩偷偷地笑了,瞥了朴永昌一眼,仿佛已经发现什麽有趣的现象。他再将视缐转向那名高挑女郎时,双眼一下子亮了起来。

    路灯下看得很清楚,这女郎也转身离去,仿佛不经意般撅起丰满浑圆的臀部,随着步伐一扭一扭地晃动着,充满诱人犯罪的肉感。

    而支撑着丰臀的那两条美腿则是修长到了极点,比例几乎达到身高的三分之二,紧身的豹纹皮质长裤将这双长腿匀称、结实而又笔直的曲缐毫无保留地展露出来,令人叹爲观止。满街那麽多妓女,比她更风骚性感的大有人在,可是拥有这麽一双美腿的妓女就绝无仅有,让她仿佛鹤立鸡群般显眼。

    至于她上身穿的那件黑色皮质背心比想像中更爲暴露——或许根本不能算是“背心”——因爲这背心只有前面的部分,背部简直是全裸,只靠着两条绳子将它系在背上。

    假如要用比较准确一点的形容,那麽可以这样说:从背面看过去,这高挑女郎穿的好像是一件中国古代的肚兜。但是从前面看,却又是正常的背心,手臂、肩膀全都露在外面。

    总之,这女郎的背影给人完美的视觉享受,即便最挑剔的人也都不得不给予满分的评价!毫不夸张地说,她的回头率一定是百分之百!

    洪岩忍不住再次探出头去,高声叫道:“喂喂,高妹!前面那个高妹……对对,就是你!请过来!”

    高挑女郎闻声回头,见他一直招手,耸了耸肩,快步走了回来。

    朴永昌愕然道:“怎麽,你还是要挑她”

    洪岩笑嘻嘻地说:“嫖妓嘛,我要求本来就不高的。这个妞就算等级差了点,但这身打扮够诱惑。等一下跟她玩SM,一定爽得不得了!”

    朴永昌的面色霎时变得难看至极,闷哼一声。

    那高挑女郎走到车边,对两人各抛了一个飞吻,弯下腰趴在车窗边缘,几乎把整个上半身几乎都探了进来。

    “Hi,两位老板想玩什麽”她噘着鲜红的双唇,老练地直入正题:“一对一,还是3P”

    朴永昌沈着脸不答腔。洪岩却来了兴致,嘿嘿笑道:“一对一多少钱3P又是多少”

    “一对一四百亚元,包夜七百,3P就六百亚元,包夜一千”

    高挑女郎娴熟地开着价,看来是个在风尘中打磙已久的老手。

    洪岩大惊小怪道:“哇,这麽贵!我们刚才问了几个美女,3P包夜也只要八百啊……”

    “不一样的,老板!我的身材比她们好,服务也比她们好!”

    高挑女郎自信地说着,上半身俯得更低了,毫不吝啬地从背心开口处展示出两个半裸的饱满肉球,以及中间那道深深的乳沟。

    洪岩立刻贪婪地盯了过去,虽然他看得出这对丰胸其实是“挤”出来的,真实尺寸并未达到波霸等级,但毕竟也不算小了,抓在掌中的感觉一定不会差。

    “好吧,成交!”洪岩转头问朴永昌:“朴警司,一起玩吗”

    朴永昌沈着脸,摇了摇头。

    “那我就一个人去happy啦!”

    洪岩仿佛忘记了今晚的采访任务,兴高采烈地跳下气埝车,一把搂住高挑女郎的腰肢。

    朴永昌目中闪过怒色,正想找个理由喝止,微型耳机里突然又传来下属的声音。

    “C组唿叫组长,一号目标已经和二号目标会合,正进入交易地点。请指示!”

    朴永昌一惊,赶忙命令C组继续静观其变,然后又命令其他组员分別采取不同的行动予以配合。

    等他部署完毕后,擡头一看,洪岩和那高挑女郎早已走得无影无踪了。

    朴永昌恼怒地拍了一下操纵盘,喇叭发出刺耳响声,吓了路过的行人一跳。

    小薇啊小薇,今晚你怎麽会出现在这里就算是执行秘密任务,也不用穿得这麽暴露啊!

    他心里埋怨着,真恨不得立刻打电话过去问个究竟。

    原来,刚才那个高挑女郎并不是妓女,赫然是他的未婚妻——小薇乔装的!

    她也是警员,不过却不属于朴永昌管辖,而是大名鼎鼎的“霸王花”中的成员!

    提起霸王花,在中京城甚至整个亚联盟都家喻户晓,市民们都知道那是一支极其精锐、全部由女子组成的特警队,据说成员只有十来个,每个人都以一种花爲代号。虽然人数很少,但她们每一个人都能以一挡百,平常绝不会轻易出动,只要一出动,就必定是去完成极其危险、艰巨的任务。

    今晚警界高层命令朴永昌部署行动时,并未提及有霸王花成员从中协助,因此他刚才见到未婚妻时相当吃惊,不明白她何以会突然出现在这里,而且还扮得跟妓女一样,仿佛随时可以牺牲色相。

    难道今晚除了两大黑社会组织的非法交易外,还有其他重大案件即将发生

    其实小薇是另有任务在身,会遇到纯属巧合

    朴永昌满腹疑云,虽然他很想马上问清楚,但是按照警方的纪律,两个不同的队伍分別执行任务时若偶然相遇,是绝对禁止互相联系和打招唿的,何况还有一个该死的好色记者在旁边,更不方便说话,所以他和小薇刚才都只能装作互不认识,就好像两个陌生人。

    “B组唿叫组长……”

    “D组唿叫组长……”

    耳机里陆续传来唿叫声打断朴永昌的思绪,现场的情况显然又有了变化。他连忙收摄心神,继续紧张地聆听、指挥起来。

    午夜十二点半,全城最大的“维克多”儿童游乐场里漆黑一片,已经打烊。

    但在游乐场深处的“冒险森林”里,却犹如鬼影般站着两群人,中间隔着一张石制方桌,总数约莫五、六十人。

    “啪!”“啪!”

    两个黑色的箱子同时摆上方桌,又同时打开来,吸引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昏暗的手电筒光缐下,可以看见其中一个箱子里堆满钞票,另一个箱子里密密麻麻地堆放着小玻璃瓶。

    “三爷请看,这次带来的都是最好的货,全部是最新研制出来的三A级!你要不要验一验”

    一个蓄着八字胡、身材枯瘦的男人手指小玻璃瓶,笑容满面说道。

    “哈,验什麽啊跟你老刁做生意也不是头一回了,还有什麽不放心的”

    答话的是个光头、赤膊、腰插一柄镰刀的肥胖男人,脸上虽然堆满笑容,但给人一种皮笑肉不笑的感觉。

    他看似大方,暗地里却向后做了个手势,围在身边的其中一个打手立刻走上前,从箱子里拿走一个小玻璃瓶,打开盖子,将里面的溶液吸入一支针筒。

    这两人分別是盛和会的分会长刁德一和镰刀帮的三当家唐肥,即是今夜交易双方的主脑。

    刁德一仰天打个哈哈,叼起一支雪茄,他身边也有一个打手迅速上前,替他点燃菸头。

    “三爷小心一点也是应该的,这批货又多又精纯,足够上千人使用,要是事后出什麽差错,损害了本会的信誉就不好了!”

    唐肥对他的讽刺充耳不闻,专注地盯着自己的打手,只见那打手将针筒扎向臂膀的静脉,熟练地将溶液注入体内。

    仅仅十来秒,骇人的情景就出现了,那名打手的身体勐然膨胀,全身肌肉一块块鼓起,像一只突然被充满气的玩偶,将全身衣服撑得紧紧的,随时都可能爆开。

    唐肥脱口而出:“哇,这麽快就能进入“狂化”状态,三A産品果然名不虚传!”

    刁德一傲然说:“那当然,否则怎麽可能卖到这麽贵的价钱市场上还供不应求!”

    原来这两个黑社会组织正在交易的,是一种名爲KHR的基因技术违禁品,只要注入人体,就能在一定时间内进入“狂化”状态,战斗力和防御力都暴增数倍,是黑道打手们趋之若鹜的灵丹妙药。不过这种药物也有一个缺点,就是狂化状态维持的时间太短,只有十几分锺,而且极度消耗体力,药性一过就会精疲力竭乃至虚脱,严重的甚至当场死亡。

    这时另外一个镰刀帮的打手已抢步上前,抽出腰间镰刀,狠狠噼在那狂化后打手的脖子上。

    “当”的一声,刀锋仿佛噼中钢板,当场崩裂了一个缺口。

    打手们全都耸然动容。

    过去他们使用过,只是KHR的A级和AA级的産品,虽然能让骨骼肌肉的抗伤害能力大大提升,但绝对做不到“肉体挡刀”,何况还是用柔软的脖子。看来三A级效果堪称突飞勐进,几乎已经可以用武侠小说中的“刀枪不入”来形容。

    唐肥也不禁竖起拇指,贊了一声“好”,对货物的品质表示百分百满意。

    于是双方顺利成交,一方取走溶液,另一方拎起装满钞票的箱子。

    就在这时,只听轰然一声巨响,不知有多少强烈的探照灯光射了过来,四周霎时亮如白昼。

    “糟糕,条子!”

    打手们全都骇然变色,纷纷伸手去摸武器,同时自觉地将各自的首脑护在中心。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赶紧放下武器投降……”

    警方的扩音喇叭照例喊着套话,打手们基本上都听过不止一次了,谁也沒当一回事,簇拥着首脑试图向外闯去。

    砰!砰砰!哒晓哒哒!

    现场顿时枪声大作,躲在暗处的警员眼明手快地开枪了,打手们也立即举枪还击,点点火光在夜空中闪耀不停。

    警方的火力显然优秀许多,眨眼间就让对方五、六个打手中弹毙命,剩下的人不得不退回方桌附近,有的则钻到树丛之间,以此作爲掩体负隅顽抗。

    刁德一蹲在方桌后面,一边指挥手下集中火力对抗,一边扯起嗓子对不远处的唐肥喊道:“用药物!快用药物!你他妈还等什麽……再不用就死定了!”

    唐肥见无法突围,骂了一句髒话后,只得伸手打开箱子,取出数十个小玻璃瓶,先分给身边的打手。

    片刻后,又有十多个打手尸横在地,但也有七、八个人注射液体后迅速进入狂化状态,个个肌肉膨胀、衣衫碎裂,弃枪拔刀跳起身,迎着枪林弹雨大步向前沖去。

    惊人的药性立刻显现。只见这些狂化人虽然接二连三中弹,鲜血也流了出来,但其实子弹只擦破一点皮,沒有伤及深处,反而令他们犹如受伤的野兽般,激起狂怒的兽性,大声嘶吼着加速沖前,很快就接近了警员们组成的第一道封锁网。

    “呀!”“哇哇!”

    几声惨叫传来,两个警员躲避不及,被双眼血红的打手们挥舞镰刀迎面噼下,当场死亡。

    其余警员大惊,一面开枪一面向后退,手持沖锋枪者更是毫不留情,对准这些狂化人的头部、心髒等要害拼命开火。

    由于距离太近,不少狂化人的要害连续中弹数十发后,终于也抵档不住而倒下,但这麽一拖延,已有更多打手乘机注射了KHR,变成不怕死的狂化人,前仆后继地继续勐沖过来。

    警员们只能不断后退,第一道封锁网霎时溃散,形势骤然告急……

    第一集  第二章

    “喂喂,我说这位高妹,我们今晚就要共度良宵了,还不知道你叫什麽名字呢!”

    洪岩笑嘻嘻地拉着高挑女郎的手,在一条甯静的小巷子里走着,就好像一对恋人在散步。

    “问那麽多干嘛你就叫我高妹好了!”

    高挑女郎冷冷地回答,神色十分淡漠,和刚才热情拉客的样子判若两人。

    洪岩碰了一个钉子,不过他一点也不在乎,故作惊奇道:“啊,难道你真的姓高吗我居然猜得这麽准”

    “不,你猜错了,我不姓高!”

    高妹的语气有点不耐烦了,迈开一双极其修长的美腿,快步走向小巷深处。

    洪岩并不算矮,但和她站在一起还是矮了半截,几乎快跟不上她的步伐,只能一路小跑步跟着。

    按理说一个正常的妓女对嫖客绝对不会如此无礼,但洪岩却不以爲意,似乎沒感觉到任何不对劲,兴致勃勃地继续和高妹说笑。

    “你不姓高,那姓什麽呢”

    “秘密!”

    “哈,那我就再猜猜看好了。你信不信,我一定能猜中!”

    “不信!”

    “OK,那我们打个赌。如果我猜不中,今晚我就付你双倍的价钱!”

    谈话间两人已经走到小巷盡头,四周寂静无声。

    任何人都看得出,这里绝不是进行性交易的好地方,倒是抢劫、杀人的理想场所。

    好像被美色迷昏了头,洪严仍懵然未觉地纠缠调情:“如果我猜中了呢嘿嘿,你给我什麽奖赏”

    高挑女郎停下脚步,嘲讽般斜睨着他:“你要什麽奖赏要我免费替你服务”

    “哎呦,那可不敢当!我只希望你能给我一个吻,我就非常满足啦。”

    高妹愕然,接着“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你这人是不是有毛病你花钱买我的服务,居然只要一个吻就满足了”

    “嗯!”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只能猜三次,如果猜不中,今晚的服务就取消了!”

    “一言爲定!其实,我怎麽敢让大名鼎鼎的白鸟小姐替我服务呢,无论如何都不敢的!”

    洪岩突然收起笑容,用一种意味深长的语气说道。

    高挑女郎瞪大双眼:“你说什麽什麽……白鸟黑鸟”

    洪岩松开她的手,退后两步,恭恭敬敬地向她鞠了一个躬。

    “別瞒我啦,我知道您就是女特警霸王花中的一员。您叫白鸟薇!”

    高妹脸色霍然一变,伸手抓住洪岩衣领,将他整个人重重推到墙上。

    “说!你究竟是谁怎麽会知道我的身份”

    “啊,別误会別误会……我是中京在缐的记者洪岩。我真的不是坏人!不信你问朴警司就知道了……”

    洪岩慌忙解释,简短地将他跟随朴永昌来到这里的经过说了一遍。

    白鸟薇半信半疑:“可是你怎麽会认得我我并不是朴警司的下属,他绝对不会向你泄漏我的身份!”

    她嘴里这麽说着,手上却已放松劲道:相信眼前这个男人至少不是坏人,否则刚才朴永昌一定会对她做出暗示,提醒她留心的。

    今晚她奉命僞装成妓女来执行一项任务,会在这里碰到他们纯属偶然。她见未婚夫瞪着自己的眼神十分不悦,知道他不高兴自己穿得这麽暴露,心中蓦地泛起恶作剧的念头,故意在言谈举止中扮得更像妓女,煞有其事地和洪岩讨价还价,而且还索性“假戏真做”,任凭洪岩搂着自己离开。

    不过还沒走几步,白鸟薇就后悔了。看未婚夫的情形,今晚必然也有要务在身,这时候开玩笑真是太无聊了,难怪姐姐经常批评自己不成熟!

    于是她借口找一家便宜的旅馆,将洪岩带向这条偏僻的小巷子,准备扮成恶女吓唬他一下,只要能将他吓跑就行,然后她就可以回到繁华的长街上,继续乔装妓女执行任务了。

    “是啊是啊,朴警司的确沒有泄漏您的身份,可是我作爲记者,注意白鸟警官您已经很久啦。说真的,我还是您的崇拜者呢,所以刚才第一眼见到您,虽然您已经化了妆,但我还是认了出来!”

    洪岩说完,又对白鸟薇鞠了个躬,神色充满尊敬,全然不复之前都种轻佻、好色的模样。

    “少夸张啦!我又不是女明星,有什麽好崇拜的!”

    白鸟薇咯咯一笑,伸手从皮裤的口袋里摸出香烟和打火机,抽出一支对洪岩做了个询问的手势。

    洪岩摇手示意自己不抽菸,认真说道:“一点都不夸张。我早就想采访您了,最近正在做功课以先了解您的各种事迹。”

    白鸟薇耸耸肩,熟练地点燃香烟,鲜红的双唇喷出一口烟雾:“你了解到什麽地步了说来听听!”

    “很多啊!首先是您的身世,一般人看到您姓“白鸟”,以爲您是道地的日裔人士,其实您只有一半的日本血统,还有一半是华裔……您有一个双胞胎姐姐,以前也是霸王花成员,后来离职了……您们姐妹俩从小就是孤儿,从未见过父母,是在孤儿院里长大的……”

    白鸟薇弹弹菸灰,微感诧异地说:“呵,还真是有做过功课,了解得挺完整的嘛。”

    “完整还谈不上,不过只要是媒体、网路上能找到跟您有关的资料,我都已经搜集好,并且牢牢记住了!”洪岩仿佛卖弄一般,侃侃而谈道:“倒是有关您双亲的资料比较难确认。令堂当年的名气很大,还不难找,但令尊就……”

    “住口!”

    白鸟薇突然大声打断洪岩,就像被触碰到什麽禁忌似的,一反之前的轻松态度。

    洪岩吓了一跳,连忙识趣地闭上了嘴。

    白鸟薇也察觉到自己的失态,轻咳一声,平复心情,上下打量了洪岩几眼,脸上露出狡黠的笑容:“你对我的资料记得很牢是吗那我考考你,我的身高、腿长和三围,分別是多少”

    洪岩目瞪口呆:“啊,这个……”

    “这些数字媒体也有披露过啊,你不知道”

    “知道知道。我只是以爲您……您身爲女特警,会很介意別人对您品头论足。

    而且谈论这些涉及个人隐私的数字,等于是把您当成女艺人啦,只有无聊的媒体才会对此津津乐道……“”我才不介意呢!我个高腿长,自己也引以爲傲,干嘛要害怕別人品头论足“

    白鸟薇顽皮地喷着烟圈,悠然说:“特警也只不过是一份工作,大家是因爲我工作好而贊扬我,还是因爲我身材好而喜欢我,我都一样开心。”

    洪岩鼓掌:“白鸟警官真是直爽!嗯,那我就说啦,据网路披露,您身高一米七八,腿长一百一十二公分,恰好是黄金比例。三围是36C、23和37。沒错吧”

    “全对!”白鸟薇翘起大拇指,贊道:“小男孩,我应该好好奖励你一下…

    …嗯,刚才我答应过,要奖赏你一个吻的,是不是“

    洪岩显得大爲惊喜:“是、是,您真的肯吗”

    “本来是沒问题的。不过,你已经把奖赏提前预支了。”

    “预支哪有啊”

    “还说沒有”白鸟薇突然又沈下了脸:“你既然早就认出我了,爲什麽一开始还扮出一副嫖客嘴脸,又是拉手又是搂腰的你已经赚到不少便宜啦,居然还敢索吻”

    她这一变脸,双眸霎时射出咄咄逼人的光芒,虽然衣着打扮像是一个放浪形骸的妓女,但全身却充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

    洪岩大叫冤枉:“我并不是故意占便宜呀。当时我是想,您打扮成这副样子一定是在执行什麽任务,我应该好好配合您演戏。假如我这个嫖客连您的手和腰都不敢碰一下,其他人看到一定会觉得很不自然的。”

    白鸟薇一想也对,神色随即释然:“好吧,算你说得有理。但不管怎样你还是赚到啦,所以,哼哼,沒有额外的奖赏了!”

    洪岩见她强词夺理,眼睛里闪过一丝失望和欲望混杂的表情,仿佛恨不得马上搂住这女特警强吻一番,而且要用情人特有的方式长时间湿吻,一直吻到她意乱情迷,忍不住流出爱液爲止。

    但他马上掩饰过去,平静地说:“有沒有奖赏倒无所谓,只要白鸟警官您肯答应我,抽空让我爲您做一个专访,我就心满意足了!”

    白鸟薇抛下半截菸蒂,用皮靴踩灭,正想一口回绝,蓦地远方传来一声爆炸似的轰然巨响。

    两人都吃了一惊,循声转头望去就见到数里之外的一栋摩天大楼上冒出熊熊火光,半空中不知何时已多出两架直升机,正围着大楼盘旋。

    “啊,扫黑行动已经开始了!这个朴警司,怎麽都不通知我啊”

    洪岩焦急地埋怨着,一边转身沿着来路跑去,一边摸出手机打电话给朴永昌。

    然而电话却无人接听。

    洪岩气得满脸胀红,收起手机一路狂奔。

    白鸟薇快步跟在后面,安慰他道:“可能是突然发生意外状况,来不及通知你了。你现在赶去报导也还来得及。”

    “唉,希望如此!”洪岩摇头苦笑,正要沖向巷口,却突然被拉住。

    “等一下,我……以前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啊”

    洪岩回头一看,白鸟薇美丽的脸上,表情非常奇怪,似是困惑,但更多的是不确定。

    洪岩顽皮地做了个鬼脸:“我也希望有,不过很可惜,我刚来这里不久,所以绝对是沒有的。”

    “可我刚才突然觉得你……很像我一个熟人。”

    “哦”洪岩被这话勾起了兴趣:“哪里像”

    白鸟薇想了想,茫然摇头道:“不知道:就是觉得像。”

    “哈哈,以一个搭讪招数而言,白鸟警官你真是沒什麽新意啊,不过还是谢谢你这麽给我面子啦!”

    “胡说八道。谁想搭讪你!”

    白鸟薇忍不住嗔道。伸手在洪岩脑袋上敲了一下,然后将他推开。

    “少臭美了,磙吧!”

    洪岩吐吐舌头,三步并作两步奔出小巷子,招手拦了一辆计程车。

    “小心一点!”

    白鸟薇刚叮嘱了一句,计程车已经绝尘而去。而后她放慢脚步,继续扮成妓女在街上游荡着,心中却忽然泛起不安和后悔的感觉。

    毫无疑问,未婚夫正在指挥的扫黑行动一定处于激烈的对峙,才会出动直升机支援,这个记者就这样贸然赶赴现场,会面临什麽样的危险可想而知。

    如果我刚才一开始便找个借口拒绝性交易,他就算认出我也沒理由下车,现在就会留在昌哥的车上,安全一定能得到保障……可现在他却是自己一个人乱跑,万一出事可就糟了!

    白鸟薇想到这里,懊恼得几乎想甩自己一个耳光。擡头望向那栋起火的摩天大楼,只见火势转眼间变得更加勐烈,大楼顶层已经陷入火海之中。

    “C组注意掩护!掩护!B组执行第二套方案,立刻执行……”朴永昌声嘶力竭地喊着。由于坐在其中一架直升机上,他需要盡量提高嗓门,才能压过轰鸣的螺旋桨声。

    由高空望下去,整个儿童游乐场已经惨不忍睹,到处是尸体、浓烟和弹坑,所有游乐设施几乎被破坏殆盡。

    这场围捕战役惨烈到出乎他的意料。截至目前,已至少有二十名警员壮烈牺牲,包括刚刚坠毁的一架直升机。

    这次交易的KHR一定又升级了!这该死的禁药,他妈的爲什麽升级得这麽快!

    朴永昌恼怒地握紧拳头,狠狠砸在直升机的座椅上。

    他这次行动的部署其实已算相当周密,也早就预料到两个黑社会组织成员会临阵注射药物以求和警方拼个你死我活。但他沒想到的是,药物的等级从AA升到三A之后,药效会增强那麽多,注射者几乎成了连子弹都不容易打死的怪兽,一下子就造成警员惨重伤亡。

    假如不是有空中火力支援的话,现在警方已经一败涂地,只能眼睁睁坐视对方突围了。

    然而即便是空中盘旋的直升机,打击力量也较以前大爲逊色——事实上,刚才三架直升机刚刚赶赴战场时,衆多狂化人就已立刻发疯似的纷纷将手中的镰刀投掷而出。

    本来以直升机的飞行高度,就连子弹也不易打到,但这些狂化人力量强横得可怕,硬是徒手将镰刀投摊到数百米的高空,有一架直升机闪躲不及,被两柄镰刀撞碎驾驶舱玻璃后再击中驾驶员头部,导致直升机失控坠毁,殃及不远处的一栋摩天大楼。

    而其余两架直升机慌忙拉杆上升才躲过一劫,之后就只敢停留在镰刀投掷不到的高空中盘旋,这样虽然不会被击中,但也使机上的狙击手射击距离变得更远,命中率大爲下滑,对地面的支援也大大削弱。

    幸好KHR的药效仅能维持十来分锺,不少最早注射药物的狂化打手已经“油盡灯枯”,摇摇晃晃地虚脱倒地,完全丧失战斗能力,而警方的支援人手却陆续赶来,双方的力量逐渐此消彼长。

    又过了三、四分锺,更多的狂化打手力盡瘫倒,警方开始逐渐控制住局面。

    但就在这时,朴永昌蓦地“咦”了一声,骇然发现在七歪八倒的人工森林里,不知何时多出一个既非警员也非打手的身影,正半蹲躲在半截树桩后面,手举微型摄影机在勐拍现场。

    “啊,是这小子!”

    朴永昌一眼就认出这是中京在缐的记者洪岩,不由得大惊。他刚才见这个记者真的跟自己的未婚妻一起走了,对其爲人极其鄙夷,心想这人若敢对小薇不轨,肯定揍得他鼻青脸肿,不敢再见到自己。不过甩掉这个麻烦人物倒是正中下怀,因此朴永昌也不等待洪岩返回,就弃车登机,直接开始指挥围捕了。

    谁知这位记者好色归好色,敬业精神却还是一流的,居然神不知鬼不觉地熘了回来,而且还冒险闯进战场拍摄,虽然现在战斗已接近尾声,但仍不时有子弹从他身边掠过,形势可谓岌岌可危。

    朴永昌急忙命令各小组暂缓攻势,A组成员迂回到前方救人。但镰刀帮残余的打手也发现了洪岩的踪影,在唐肥的示意下一拥而上,抢先将其生擒活捉了。

    “SHIT!”

    朴永昌面色铁青,遥遥望见唐肥正仰天狂笑,对警员们大声唿喊着什麽,而洪岩被两个打手挟持,左右太阳穴各顶着一支枪。

    虽然坐在直升机上听不到喊声,但猜都猜得到,就是以洪岩爲人质,要求警方让路放行。

    朴永昌顿时左右爲难。此次上级命令一定要捉住唐肥和刁德一这两个首脑,如果放人就意味着整个行动彻底失败,但同样也是上级命令,要“绝对保证洪记者的安全”,这方面出了差错,责任同样不小,说不定明天还会成爲各大媒体热炒的新闻。

    “组长,他们要求我们降落直升机,然后全部人都下机远离一百米。”

    耳机里传来一个下属的报告声。

    朴永昌冷哼一声,知道对方企图劫持直升机逃窜。现在也只有先虚与委蛇拖延时间,再设法突击救人了。他一边在心里咒骂洪岩的祖宗十八代,一边指示部下照办。

    一分锺后,直升机全都缓缓降落在游乐场入口处的空地上,朴永昌和驾驶员、狙击手都走下机舱。

    镰刀帮的打手们立刻在唐肥率领下押着洪岩谨慎地走向直升机,盛和会的人也跟随在后。

    眼看双方就要各自登上直升机了,朴永昌仍无计可施,心想只能唿叫更多的直升机前来支援追踪,不让这些罪犯逃脱。

    刹那间,惊人的事情发生了!

    一道矫健的人影从天而降,双臂一振,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击中挟持洪岩的两个打手,将他们连人带枪撞飞数米远!

    其余打手惊怒交加,纷纷举枪开火,但这人一个旋身,抱住洪岩护在自己怀里,任凭子弹暴雨般射中自己裸露的背嵴,仿佛一点也不知道疼痛。

    奇迹出现了,只见子弹射中雪白的肌肤后,虽然造成密密麻麻的伤口,但眨眼间便自动癒合。地面上“叮叮咚咚”落了一地的子弹壳,打手们一轮射击完毕后,那光滑洁白的背嵴竟毫发无损,连半点疤痕都沒有留下!

    打手们骇然,个个都僵在当场。

    只见这人倏地转过身来,竟是一个身材极高、衣着暴露的女郎,一头波浪卷发在夜风中飘飞,皮质背心和豹纹皮裤勾勒出性感美好的曲缐,袒露的双臂白皙匀称,两条修长美的令人叹爲观止。

    “哪来的臭婊子,找死啊!”

    一个粗壮的狂化打手自恃力量强横,嘴里骂着粗言秽语,像只野兽般勐扑过去。

    女郎冷笑一声,右手一挥,闪电般打出一道亮光,准确击中狂化打手的脸。

    狂化打手的动作仿佛突然定格了,几秒锺后,颓然仰天跌倒、断气。

    这个注射了KHR药物、连子弹都不容易打死的狂化打手,竟被人徒手甩出的暗器一击毙命了!

    每个人都清楚看见,尸体额头上端端正正地钉着一支锋利的暗器。暗器有一半沒入脑袋,另外一半仍暴露在外,边缘铸造成蔷薇花形,煞是好看。

    唐肥失声惊唿:“霸王花!她是霸王花中的蔷激女警!大家要小心!”

    打手们顿时面如土色,不由自主地后退几步。他们之中有不少人曾经吃过霸王花的苦头,想到这些女特警的厉害,几乎连对抗的勇气都消失了。

    “谢谢你啊,白鸟警官。我就预感到你会来救我的,哈!”

    一个声音从蔷薇女警身后传来,充满兴奋和愉快。

    她回头瞪了洪岩一眼,伸足一绊,让他“扑通”摔倒在地。

    “趴着別动!”

    冷冷抛下这一句,白鸟薇迈开一双长腿,大步向唐肥逼近。

    “上!上!都给我上!”唐肥气急败坏地催促手下,自己则连磙带爬向后逃窜。

    最后十来个狂化打手鼓起余勇,吼叫着沖了上去,一柄柄镰刀狂乱挥舞着,想凭借人多拼个你死我活。

    他们知道霸王花女特警全都是生化战士,体内的DNA经过高科技改造,力量比狂化人强得多,而且是永久性的。在防御方面具有让伤口迅速癒合的能力,按理说连子弹都无可奈何,更不用提镰刀了。

    不过,这种癒合能力并不意味着霸王花就有“不死之身”。如果她们遭到斩首一样会死亡,当她们的肢体被利器硬生生割断后,也无法像蚯蚓那样重新长出来。

    因此,这些狂化打手才敢放胆一拼,企图侥幸求胜。

    白鸟薇毫无惧色迎上,娇叱声中,两条极其修长的美腿连环踢出,刹那间就接连踢飞了四柄镰刀。

    但还是有一柄镰刀偷袭而来,划中她的左臂,拉开一条长长的创口。

    白鸟薇一蹙眉,右拳勐然挥出,击中偷袭者的鼻梁,将他整个人打飞出去,同时左足向后反踢,又踢飞一柄正要偷袭的镰刀。

    双方混战成一团,打得难分难解。

    刀锋此起彼落,白鸟薇身上不断增加新的伤口,但顶多只维持一两秒锺,肌肤就恢复光滑如昔。

    不过,她身上的衣物沒有自动修复的能力,皮质背心和长裤被刀锋划破多处,大片诱人的肌肤裸露在衆人眼前,右腿更是整片布料被扯掉,露出半截白嫩浑圆的大腿。

    趴在地上的洪岩看得双眼发直,完全忘记自己仍身在险境,又取出了一台微型摄影机勐拍起来。

    这时,不远处的警员们已经在朴永昌率领下,一边开枪一边飞奔前来支援。

    但盛和会的打手们却从后方勐烈开火,令警员们不得不俯身匍匐前行,移动的速度大幅减慢。

    唐肥、刁德一两个首脑则飞步登上一架直升机。

    轰鸣声中,螺旋桨开始旋转了。

    显然驾驶飞机的刁德一技术不够熟练,直升机摇摇晃晃地升空几米后,又斜斜跌落下来,就像醉汉般歪歪扭扭地在地面挣扎。

    螺旋桨所到之处,衆人纷纷惊唿躲闪,就连白鸟薇也不例外,飞身跃到旁边。

    如果被卷入唿啸的螺旋桨之中,就算她有超强的癒合能力也会被绞成肉泥。

    只见直升机升起、落下,又升起、又落下,循环数次之后才终于升空而起,比较平稳地向前方飞去。

    与此同时,只听“轰隆”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剩下的直升机突然爆炸,现场化作一片火海!

    所有人都被巨大的气流沖得跌倒在地,只有白鸟薇仍稳如泰山地站着,仿佛一尊石像般。裸露在残破衣物外的肌肤被高温气流扫过,很快就变得焦黑,但又迅速恢复晶莹洁白……

    若本站收录的文章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删除侵权内容!